第一百七十四章 人心大道難悟

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

配色:

字號:

+大 -小

歸路遙遙第一百七十四章 人心大道難悟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  木清點了點頭。

  “當日他原本沒打算取我性命,只是要我將靈氣渡與他,我知他心術不正,寧死不從,他惱怒之下對我下了殺手。我不知他已經偷學了鎖靈術,待我身死后,還是被他抽走了我的靈氣。”

  聽他所言,塵荒想起兔精說的那句高人指點、藥水饅頭。結合木清大師的話,那假大仙所謂的高人指點百試百靈的千金饅頭,都是用了他的靈氣之故。

  “大師既然都知曉,為何不出手?”

  木清笑了笑,“姑娘既然問了,那木清便將所悟說與你說。”

  塵荒點點頭。

  “姑娘雖是大成者,所悟卻不多。萬物起始各行其道,你我既是修仙道,該知曉仙道的宗旨是為了除惡揚善,不是以自身之道去做自己心之所欲的事。”

  “大師所言,塵荒混沌。那假大仙即是惡,為何你除不得?”

  “我既已身死,若憑一股執念便去殺了他,那我與他有何區別?”

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“姑娘還是沒明白嗎?”

  見她點頭,木清再道,“我已非這世間人,就沒有插手人間事的權利,我留守于此,也只是因為作惡亦有我一份。我不能干涉,但我可以贖罪。”

  人心大道最是難悟。

  塵荒似懂非懂,想著木清大師所言是否如她自己所言,不管她是不是得道的神仙,總之她不會去害人。

  “塵荒受教了!”

  “姑娘客氣。”

  思慮了片刻,塵荒道,“大師,塵荒能為你做些什么?”

  “木清希望姑娘能幫我散了靈氣。”

  “大師萬萬不可!”

  “我自萬物來自要回歸萬物去。”木清大師笑著。

  “大師……”

  “姑娘不必覺得惋惜。木清得姑娘相助無以為報,木清在此為姑娘與公子祈愿,愿你們世世安好。”

  “我們?”

  塵荒與慕塵互相凝視一眼,又望向木清大師。

  木清大師笑著朝他們倆點了點頭,青光凝聚成的人形,頃刻渙散成煙裊裊飄去。

  “大師!哇嗚嗚……”兔精大哭起來。

  慕塵收回目光瞟著仰天大哭的兔精,莫名覺得它有些可憐。木清大師煙消云散,雖然讓人惋惜,卻還不至于讓他痛哭。可對于兔精而言他不亞于它的再生父母,也難怪它哭的如此傷心。

  “唉,別哭了,我給你吃胡蘿卜。”

  兔精正哭的酣暢淋漓,猛一聽吃的,長耳動了動,面上掛著眼淚看他,“真的?不是騙兔子?”

  慕塵嫌棄的挑眉,“能否把你的鼻涕眼淚擦干凈了再來和我說話。”

  兔精一聽,慌忙吸了吸粉紅的鼻頭,哪有什么鼻涕啊,這傻小子果然不是好人。

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“喏,給你。我可不是看你可憐,我是怕你吵到塵荒了。”

  塵荒已經坐回到木床上,神情疲憊。

  兔精抱著葫蘆卜,小聲的哦了聲,就跳回了筐子里。

  慕塵倒了碗茶給她,“要不要睡會?”

  塵荒接過茶喝完,點頭道,“好。”

  這一日過的真可謂是一波三折,情緒時高時低,到此刻她已經精疲力盡。

  “你安心睡,我守著你。”

  塵荒道,“那好,若假大仙來…”

  “先睡覺,醒來再說。”慕塵抖開被子等著她躺下去。

  見狀,塵荒連忙脫了鞋躺了上去。

  慕塵給她蓋好被子,便輕手輕腳的去了桌臺邊擦劍了。

  話回街頭。

  王婦人不知塵荒在她身上做了什么,嚇得跑去地仙觀找假地仙。

  假地仙出去找兔精才回來,正心急火燎的,見王婦人大白日的橫沖直撞的跑進來,臉往下一拉,“你做甚?”

  平日里,假大仙對她不是寶貝就是心肝的,冷不丁一喝,嚇得王婦人放棄了撲過去訴苦的念頭。

  她瞄了瞄他的神色,探問,“大仙這是怎么了?”

  假大仙聞聲探究的看向王婦人,覺得今日的她很反常,換作往日別說吼她,說話聲音重了些她都要鬧騰半天。

  “你先說說,來此作甚?”

  “我、我是來給你報信的。”

  “報什么信?誰敢惹本大仙?”

  “哎呀你快別說了!”王婦人驚怕的貼過去拽住他的手,“前幾日鎮上來了個小姑娘,不知怎么和那痞子混一塊去了,那小姑娘仗著自己會妖法,就就…”

  “就什么呀?”

  王婦人假裝抹了兩下眼淚,道,“她就合著那痞子做了場戲,引得鎮上的人都曉得了咱倆這事。”

  “你說什么?”假大仙面罩黑云,目色陰鷙,“她是如何做的?”

  “我只看見她彈了下手指,放出來幾條銀絲一樣的東西在我身邊轉了幾圈,就沒了。”

  聞言,假大仙繞著王婦人看了一圈見她既無傷痛也無什么東西侵身。不由得懷疑這女人是不是又在耍心眼。

  王婦人察言觀色,知他懷疑自己了,便把塵荒臨走時的話說了出來。

  “那小姑娘還跟大家說,別把耍把戲的當大仙,說大仙是騙子。”

  王婦人的話有沒有添油加醋假大仙不知曉,但敢當著大家的面挑戰他的威信,他就不能容她了。

  “她還說什么了?”

  “她還說她才是最好的證明,說她會在破觀恭候大仙。”

  “破觀?”假大仙的聲調徒然拔高。莫非她發現了什么?“你說她會妖法?”

  王婦人連連點頭。

  假大仙心思一沉,這也太巧合了,兔精突然間不見了,她就找上了王婦人,莫非這中間有什么關聯?

  “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本大仙?”假大仙才不相信這個搬弄是非的女人。

  這個女人為了所得無所不用其極,那個痞子恰好牽扯其中,莫不是她又去招惹他,他才去了請了人而連累自己?

  王婦人訕笑道,“怎么會呢,我對大仙的心思大仙還不清楚嗎?”

  “少給本大仙來這套!你心思全在那個痞子身上,怎么吃不到嘴不甘心又去招惹他了?”

  “沒有沒有。”王婦人連連擺手。

  “沒有?就算你沒主動招惹他,定然是做了什么事收不了場,否則怎會抖出你與本大仙的關系?”

  “我、我看不得他好。我原本是想嚇走她,哪里知道那小姑娘跟常人的想法不同,還會妖法,我……”

  “想法不同?”

  “我是這么覺得的。”

  莫非她…

歸路遙遙 http://www.lpiaap.co/html/book/63246/index.html

(快捷鍵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→)
江苏快三下期预测号码 宇都宫紫苑2018新作 快乐十分钟开奖号码 上海十一选五基本走 印度a级片 岬奈奈美全集百度云 大满贯麻将游戏下载 qq游戏陕西麻将外挂 天津快乐十分 极速十一选五 股票配资业务员怎么找客户 上证指数今天收盘是多少点 广东十一选五彩经网 0708湖人vs热火 手机麻将作弊器 黑龙江福彩网p62 手机三人麻将作弊器